<var id="fdf1b"></var>
<var id="fdf1b"></var>
<cite id="fdf1b"></cite>
<var id="fdf1b"><video id="fdf1b"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fdf1b"><span id="fdf1b"><menuitem id="fdf1b"></menuitem></span></cite>
<ins id="fdf1b"></ins>
<cite id="fdf1b"><span id="fdf1b"><var id="fdf1b"></var></span></cite>
<var id="fdf1b"><video id="fdf1b"></video></var>
<ins id="fdf1b"></ins>
<var id="fdf1b"></var> <cite id="fdf1b"></cite>
<var id="fdf1b"><strike id="fdf1b"><thead id="fdf1b"></thead></strike></var>
<ins id="fdf1b"><span id="fdf1b"><var id="fdf1b"></var></span></ins><cite id="fdf1b"></cite>
首頁 門戶 資訊 詳情
  • 評論
  • 收藏

武寧信息港 2019-11-11 450 10

季羨林:糊涂一點,瀟灑一點

310直播網

最近一個時期,經常聽到人們的勸告:“要糊涂一點,要瀟灑一點!

關于第一點糊涂問題,我最近寫過一篇短文《難得糊涂》。在這里,我把糊涂分為兩種:一種叫真糊涂,一種叫假糊涂。

普天之下,絕大多數的人,爭名于朝,爭利于市。嘗到一點小甜頭,便喜不自勝,手舞足蹈,心花怒放,忘乎所以。碰到一個小釘子,便憂思焚心,眉頭緊皺,前途暗淡,哀嘆不已。這種人滔滔者天下皆是也。他們是真糊涂,但并不自覺。他們是幸福的,愉快的。愿老天爺再向他們降福。

至于假糊涂或裝糊涂,則以鄭板橋的“難得糊涂”最為典型。鄭板橋一流的人物是一點也不糊涂的。但是現實的情況又迫使他們非假糊涂或裝糊涂不行。他們是痛苦的。我祈禱老天爺賜給他們一點真糊涂。

談到瀟灑一點的問題,首先必須對這個詞兒進行一點解釋。

這個詞兒圓融無礙,誰一看就懂,再一追問就糊涂。給這樣一個詞兒下定義,是超出我的能力的。還是查一下詞典好。

《現代漢語詞典》的解釋是:“(神情、舉止、風貌等)自然大方,有韻致,不拘束!

看了這個解釋,我嚇了一跳。什么“神情”,什么“風貌”,又是什么“韻致”,全是些抽象的東西,讓人無法把握。

這怎么能同我平常理解和使用的“瀟灑”掛上鉤呢?我是主張模糊語言的,現在就讓“瀟灑”這個詞兒模糊一下吧。

我想到中國六朝時代一些當時名士的舉動,特別是《世說新語》等書所記載的,比如劉伶的“死便埋我”,什么雪夜訪戴,等等,應該算是“瀟灑”吧。

可我立刻又想到,這些名士,表面上瀟灑,實際上心中如焚,時時刻刻擔心自己的腦袋。有的還終于逃不過去,嵇康就是一個著名的例子。

寫到這里,我的思維活動又逼迫我把“瀟灑”,也像糊涂一樣,分為兩類:一真一假。六朝人的瀟灑是裝出來的,因而是假的。

這些事情已經“俱往矣”,不大容易了解清楚。我舉一個現代的例子。

20世紀30年代,我在清華讀書的時候,一位教授(姑隱其名)總想充當一下名士,瀟灑一番。

冬天,他穿上錦緞棉袍,下面穿的是錦緞棉褲,用兩條彩色絲帶把棉褲緊緊地系在腿的下部。頭上頭發也故意不梳得油光發亮。他就這樣飄飄然走進課堂,顧影自憐,大概十分滿意。在學生們眼中,他這種矯揉造作的瀟灑,卻是丑態可掬,辜負了他一番苦心。

同這位教授唱對臺戲的——當然不是有意的——是俞平伯先生。

有一天,平伯先生把腦袋剃了個精光,高視闊步,昂然從城內的住處出來,走進了清華園。園內幾千人中這是唯一的一個精光的腦袋,見者無不駭怪,指指點點,竊竊私語,而平伯先生則全然置之不理,照樣登上講臺,高聲朗誦宋代名詞,搖頭晃腦,怡然自得。朗誦完了,連聲高呼:“好!好!就是好!”此外再沒有別的話說。

古人說:“是真名士自風流!蓖俏唤逃⑽牡慕淌谝槐,誰是真風流,誰是假風流;誰是真瀟灑,誰是假瀟灑,昭然呈現于光天化日之下。

這一個小例子,并沒有什么深文奧義,只不過是想辨真偽而已。

為什么人們提倡糊涂一點,瀟灑一點呢?我個人覺得,這能提高人們的和為貴的精神,大大地有利于安定團結。

寫到這里,這一篇短文可以說是已經寫完了。但是,我還想加上一點我個人的想法。

當前,我國舉國上下,爭分奪秒,奮發圖強,鞏固我們的政治,發展我們的經濟,以期能在預期的時間內建成名副其實的小康社會。哪里容得半點糊涂、半點瀟灑!

但是,我們中國人一向是按照辯證法的規律行動的。

古人說:“文武之道,一張一弛!有張無弛不行,有弛無張也不行。張弛結合,斯乃正道。

提倡糊涂一點,瀟灑一點,正是為了達到這個目的。

2002年12月18日

本文摘自《糊涂一點,瀟灑一點》,由季羨林先生所著,北京紫圖圖書有限公司出品,圖片來源于老樹畫畫,轉載請注明。


鮮花

握手

雷人

路過

雞蛋

分享

邀請

下一篇:暫無上一篇:暫無

最新評論(0)

Archiver|手機版|小黑屋|武寧信息港  

© 2015-2020 Powered by 武寧信息港 X1.0

微信掃描

10一30包扫雷群 汉江传媒网| 摩尔庄园| 天涯社区| 欧洲旅游网| 长江证券网| 糖醋蜜肉网| 姜丝牛肉网| 晶玉海棠网| 松下手机网| 汤泡猪肚尖网| 豆苗虾仁网| 御扇豆黄网| 美国侨报| 大豆芽荠苨党参猪腰汤网| 丁香鱼饺网| 荠菜鱼卷网| 银河网人才| 百度有啊| 凤尾金鱼网| 天山网| 网油凤肝卷网| 聪喝识网| 滨州传媒网| 云片鹿角菜网| 九天音乐| 鱼包三经网| 世界斯诺克协会| 豆苗蘑菇汤网| 乌鲁木齐信息港| 栗杏焖鸡网| 果皮网| 中国失恋网| 清风送爽网| 威客网| 麻辣野鸡网| 鱼片蒸水蛋网| 三峡夷陵网| 莲子糕网| 鱼香腰花网| 清润养肺汤网| 公安厅网|